“我们人在哪里谭小环老公,界碑就在哪里”

发布时间:2019-10-21 22:07:48观看次数:56

原标题:“我们人在哪里,界碑就在哪里”

  麦麦提努尔(中)和妻子布加乃提(左)、女儿古丽加玛力(右)。

  在边境线上升起五星红旗,这是护边员每天必须做的一件事。

  “木孜库伦护边队”在巡逻途中。

  一个人,一辈子,怎样才能把一件事做到极致?

  帕米尔高原慕士塔格峰脚下,一家四代护边员69年接力戍边的故事,告诉了我们答案。

  新疆阿克陶县布伦口乡苏巴什村的通外山口,是通往塔吉克斯坦的要道。这里平均海拔5000多米,终年积雪,气候酷寒,当地许多农牧民护边员日夜巡走在悬崖峭壁上。

  麦麦提努尔·吾布力艾山今年44岁。他生命中的大部分时光,是在帕米尔高原的边境线上度过的。

  22年,只为守护祖国边地,每日跋山涉水、夜宿雪岭,成为麦麦提努尔的寻常生活;巡边路上,唯有孤独、危险和寒冷相伴。他的祖父珀默勒·多来提是共和国成立后的第一代护边员,老人曾告诉后代子孙,“我们人在哪里,界碑就在哪里”。这句话,后辈们牢记在心,代代相传。

  如今,麦麦提努尔的侄子、女儿也成了护边员。子孙们继承了祖辈的事业,也继承了祖辈忠诚奉献、吃苦耐劳的品格,成为麦麦提努尔最大的欣慰。

  对于帕米尔高原的护边员而言,热爱祖国是一种信仰:义务巡边,不求回报;热爱祖国更是一种坚守,谨守祖训,始终如一……这种极致的忠诚和热爱,感动着包括编者在内无数踏上帕米尔高原这片净土的人。 —编 者

  远处红褐色的山川,覆盖着皑皑白雪。新疆慕士塔格峰山尖上,一轮朝阳冉冉升起,光芒照耀山河大地。

  护边小组长麦麦提努尔·吾布力艾山,带着护边分队沐浴着霞光开始了一天的巡逻。通往木孜阔若山口一路的一草一木、一沟一壑,在他的脑海中徐徐展开。在这里守护22年,他已将生命融入帕米尔高原的山脉。

  木孜阔若牧业点位于海拔5000多米的雪线上,被当地人称为“冰窝棚”。在这里,牧民一年四季得靠烧火炉取暖。麦麦提努尔一家四代,在这里一守就是69年。

  有一种家风

  信守承诺,一脉相传

   去年,麦麦提努尔的女儿古丽加玛力刚刚高中毕业,便第一时间向组织递交了护边申请书,追随父亲加入“木孜库伦护边队”,成为他们大家庭中的第16位护边员。

  木孜阔若牧业点属高寒气候,氧气稀薄,常年飘雪,境内高山谷地相互交错、群峰沟壑叠连纵横……由于气候恶劣,新中国成立之初定居这里的牧民,也只有三四户柯尔克孜族老乡——麦麦提努尔的祖父珀默勒·多来提,便是其中之一。

  这里距离边境线还有一段距离,地形复杂,交通不便,牧民们看到边防官兵巡逻任务重,便主动腾出毡房供官兵休息,还自发加入护边巡逻队伍中。就这样,珀默勒成了共和国成立后的第一代帕米尔高原护边员,他也是整个家族的第一位护边员。

  时光回溯到1952年,在生命最后的时刻,珀默勒告诉子孙,自己曾向边防官兵承诺:“守好国界线,不让界碑移动一毫米。”吾布力·艾山接过父亲珀默勒手中的“护边接力棒”。那一年,他才19岁。

  一诺千重,一脉相传。为了信守承诺,这个大家庭中先后有四代人、16名成员加入护边员队伍。

  “阿爸总穿着一身打了补丁的军大衣、一双开了缝的绿军鞋,每次一出门就是一整天。”在麦麦提努尔印象里,父亲吾布力总是很忙碌,而家中的里里外外,都由母亲塔西布·斯拉木一人操持……直到疾病缠身,父亲才恋恋不舍地下山。

  于是,麦麦提努尔的哥哥——塔吉丁·吾普尔,接过父亲吾布力的班,那是1980年。

  护边巡逻中,塔吉丁不仅要完成日常巡查工作,还要负责看护边境线上的一个物资库。当时山上条件艰苦,几个护边员每次只能挤在“地窝子”,每隔一个月才能回一次家。

  一次,塔吉丁实在忍受不住寒冷和孤寂,偷偷跑回了家。满脸胡子拉碴、嘴唇也被冻得干裂的他本想偷个懒,却被父亲吾布力逮个正着。结果,他连一口热茶都没来得及喝,便被赶了回去……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热门排行
推荐文章